評量應用

2220e3c4e44291b2677fa1e4d8db2ff7.jpg

「老師,您有出書嗎?」「哪裡還可以上到您的課?」

哇!被追「出書」這件事,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從只有出版社的耐心催跟,到現在幾乎每場演講來自學員的熱情期盼。

近幾年來,被諮輔案量及訓練課量塞滿的自己,每一天埋首在每一個個案的需要工程裡,備案的燒心、進課的耗源,都是一般人所無法體會與了解的,肩揹著、心掛著是許多生命的需要。

其實,能享受在分享專業的講演舞台,對我已經是奢侈的幸福了,更遑論停下來寫書或者開辦公開課程。

尤其,我還擁有一個無可救藥的信念,就是深深相信生命是野的、愛也全然是野的。就因為它的野、不完全的美,才讓我們得以用每一個可能去探尋、去創作。

也因為如此,所以我常給自己更多生命滋養,走一般專業人不敢跨越的冒險路,甚至在每一次到達一個產業高點時,只要核心未到,還會想別人所不敢想的,當機立斷,拆卸既有框架,先破再立。

昨晚在竹北的這場演講,提到了在兩岸開辦的「生命教練傳承人計畫」,赫然看見台下許多嚮往這條助人之路的渴望眼神,尤其下課後,被一群渴求還能再學習的學員圍住,突然一陣錯覺,這股熱情與對求知的推動力,和這段時間在國際間所碰撞的精英學子,有過之、而無不及啊!

他們居然燃燒起我在台灣的教學魂,也在回程的路上開始憶起這幾年在台灣創辦的社群,尤其是2014年開辦的『生命蛻變坊』。

這是一個協助生命從內在喚醒的深度工程,不僅要投入大量時間與心力去備課,更要讓自己進到參與者的故事中,協助每一個碰撞的生命,真實擁有重新編輯自己故事的能力。

這份工程的龐大,超乎創辦時的以為,也因為如此,所有海外講授邀請都只能情商延後。好幾個備課夜裡,與自己對話,問自己為何有這麼大的傻勁做這樣的傻事?問自己為什麼這麼熱衷在這樣生命蛻變的感動裡?

其實,我是有故事的。這個故事來自我的孩子,一個不受俗世約束的未來孩子,一個上天用差點就消逝的生命來喚起我重生、並重重改變我的世界,讓我成為在對生命追求的道路上,一個食初不變的石頭。

今天就來分享一個關於石頭的故事,來為自己做深度打氣。

希瓦勒,鄉村郵遞員,每天徒步奔走在各個村莊之間。有一天,他在崎嶇的山路上被一塊石頭絆倒了。

他發現,絆倒他的那塊石頭樣子十分奇特。他拾起那塊石頭,左看右看,有些愛不釋手了。於是,他把那塊石頭放進自己的郵包裡。

村子裡的人們看到他的郵包裡除了信件之外,還有一塊沉重的石頭,都感到很奇怪,便好意地對他說:「把它扔了吧,你還要走那麼多路,這可是一個不小的負擔。」

他取出那塊石頭,炫耀地說:「你們看,有誰見過這樣美麗的石頭?」

人們都笑了:「這樣的石頭山上到處都是,夠你撿一輩子。」

回到家裡,他突然產生一個念頭,如果用這些美麗的石頭建造一座城堡,那將是多麼美麗啊!

於是,他每天在送信的途中都會找到幾塊好看的石頭,不久,他便收集了一大堆。但離建造城堡的數量還遠遠不夠。

於是,他開始推著獨輪車送信,只要發現中意的石頭,就會裝上獨輪車。

此後,他再也沒有過上一天安閒的日子。白天他是一個郵差和一個運輸石頭的苦力;晚上他又是一個建築師。他按照自己天馬行空的想像來構造自己的城堡。

所有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議,認為他的大腦出了問題。

二十多年以後,在他偏僻的住處,出現了許多錯落有致的城堡,有清真寺式的、有印度神教式的、有基督教式的。當地人都知道有這樣一個性格偏執、沉默不語的郵差,在幹一些如同小孩建築沙堡的遊戲。

一九○五年,法國一家報社的記者偶然發現了這群城堡,這裡的風景和城堡的建造格局令他慨嘆不已。為此寫了一篇介紹希瓦勒的文章。文章刊出後,希瓦勒迅速成為新聞人物。許多人都慕名前來參觀,連當時最有聲望的大師級人物畢卡索也專程參觀了他的建築。

現在,這個城堡已成為法國最著名的風景旅遊點,它的名字就叫做「郵遞員希瓦勒之理想宮」。

在城堡的石塊上,希瓦勒當年刻下的一些話還清晰可見,有一句就刻在入口處的一塊石頭上:「我想知道一塊有了願望的石頭能走多遠。」

據說,這就是那塊當年絆倒過希瓦勒的第一塊石頭。

是啊!我就是那顆帶了願望的石頭,從七年前,一斷痛徹心扉的故事活出來後,從沒忘記初衷,用最笨、最傻的腳步,前進、摸索、逐步的感動也感化更多生命蛻變。

生命蛻變的探索工程,需要環境、需要機會,更需要足夠遼闊、行動實踐的生命教練。所以,在今年會讓傳承人計畫進入下一階段的長青深構。深深相信當一塊石頭有了願望,它就不再是石頭,也不再靜臥在泥土之中。

同時,不忘承諾,持續開辦『幸福學院』,邀請並歡迎大家一起來共學。
9183edabc4490fc3c18b17648f0940e2.jpg

回列表 下一個

訂閱最新消息訂閱最新消息 訂閱商品訊息訂閱商品訊息 手機版 
Powered by www.url.com.tw